体育 > > 正文

精准医学之抗癌“神药”不断的出现

2019-10-17

  美国波士顿生物技术公司Tesaro最近爆出重大新药研究消息,抗癌新药Niraparib的三期临床实验结果好得出乎意料,6月30日,该公司股票价格开市后从$37瞬间飙到$77。其实,Tesaro股价之前一年内已经跌了33%。

  Niraparib是PARP基因靶向药物,主要针对BRCA1/2基因突变癌症患者,如卵巢癌和乳腺癌,最新研究数据是来自晚期卵巢癌。晚期卵巢癌第一次化疗往往效果理想,但绝大多数都会复发,需要第二次化疗。在第一次化疗结束后,一般缺乏针对性治疗方法和药物。更为尴尬的是,第二次化疗往往不能产生理想效果,因为癌细胞已经经历一次考验,掌握了逃避化疗药物的生存技巧。

  最新药物Niraparib是在第一次化疗结束后使用,结果神奇的是,有BRCA基因突变的卵巢癌,第一次化疗后,如果保持每日口服Niraparib一次,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是21个月。安慰剂对照组是5.5个月。“无进展生存时间”是指肿瘤疾病患者从接受治疗开始,到观察到疾病进展或任何原因死亡之间这段时间。无进展生存时间是药物研发临床试验常用指标,用以判断药物在治疗肿瘤方面的疗效。从5.5个月延长到21个月,就是这个药物的治疗价值所在。对晚期卵巢癌患者,这是天大的好消息。

  Niraparib是PARP抑制剂,是PARP基因靶向药物,只针对存在BRCA突变癌细胞的患者。PARP和BRCA都是修复DNA突变的基因,随时对细胞复制过程中出现的基因突变进行修复。由于基因突变的方式不同,它们分别负责自己擅长的突变类型。理论上,PARP和BRCA发生突变都可能会因为修复基因突变不力,导致许多突变基因被保留下来,这些细胞就有变成癌细胞的可能。其主研究比较充分的就是BRCA突变,存在这种基因突变的个体,乳腺癌和卵巢癌发生几率分别增加6被和39倍。

  癌细胞理论上是生存能力超强的细胞,但对细胞来说,发生基因突变并不是都有利于生存,所以BRCA发生突变细胞容易演化出某些生存能力强的细胞,不要忘记,修复突变的基因不只是BRCA,还有PARP。如果这两个修复基因功能都丧失,细胞基因突变过于严重,细胞反而无法获得生存优势,走向死亡深渊。最新Niraparib就是基于这样一种逻辑,既然发生癌变是因为修复基因BRCA突变,如果把另外一种修复基因也灭活,让发生癌变的细胞降低生存的几率,不就实现了治疗癌症的目的了吗。这就是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倡的精准医学最生动的案例。

  阿斯利康的Olaparib就是一种PARP抑制剂,去年已经上市,因此Niraparib将是第二个成功上市的PARP抑制剂。因为利润丰厚,这一领域也已经成为众多企业竞争的热土,许多公司都在开发自己的PARP抑制剂。

  目前研究的重点是乳腺癌和卵巢癌,但理论上只要携带BRCA突变或别的DNA修复缺陷的癌症,都可以采用这一策略进行治疗。

  PARP抑制剂虽然取得了成功,但是这一策略毕竟是阻断了一种重要的修复基因,理论上会导致更多基因突变的发生,或者说有促进其他癌症发生的几率。虽然现在这方面的研究证据还不多,但提前考虑总比视而不见的好。

  这种疾病治疗的策略是破坏细胞进化出的自我保护能力,让发生病变的细胞疯狂,甚至走向死亡。最近有另外一个研究也取得进展,就是利用Cart的研究策略,将产生抗体的B淋巴细胞摧毁,实现治疗某些严重自身免疫疾病的目的。


相关阅读:
十三水 www.hg81081.com
-

-

相关阅读

新闻网&好网群简介 | 法律顾问 | 会员注册 | 营销服务 | 人才加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