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 > 正文

走读浙江首批国家级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

2019-11-30

    

    洞头泊在湾里的渔船。

    浙江日报报道:

    今年初,象山、玉环、洞头三县成为全国首批国家级海洋生态文明示范区。自2011年我省成为全国首个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后,浙江弄海再迎金字招牌。临近“6·8世界海洋日”,记者跟随省海洋与渔业局的专家行走3个示范区,下海滩、登海岛、访渔村……大海该如何保护、开发与合理利用?从滨海到海洋之路到底有多漫长?沿海岸线停停走走,我们不仅见识到“教训与经验并举”的海洋生态修复、富含“转化智慧”的海洋新能源开发,更重要的,还有无数以海为生的人的海洋梦。

    68岁的玉环县鸡山乡人陈高才一直以自己的经历为傲:1963年,18岁的他和另外5名男青年登上大鹿岛,在这无人岛上安家落户、垦荒植绿直到退休。昔日光秃秃的荒岛如今已覆盖60多万株植被,成为享有盛名的“海上森林”。

    登大鹿岛,我们难以体会老陈当年乘坐五月花号”时的心情。但值得令人欣喜的是,走访浙江沿岸海岛县,向海洋“进军”的人们似乎又现陈高才当年的执着与勇气,一场有关如何保护、开发与利用海洋的大型生态实验正悄然进行。

    第一部:保护的力量

    大鹿岛开荒时,陈高才最喜欢种植木麻黄。这种抗风沙、耐盐碱的植物如今被栽种至玉环更广阔的土地上。在漩门湾生态湿地公园,一场烂滩涂变清水湿地的生态手术,木麻黄就功不可没。

    作为我省第一个人工滨海型湿地,漩门湾湿地是杭州西溪湿地的3倍。它的更大特点还在于,湿地上层是淡水、下层则是不折不扣的海水。淡咸水交汇,湿地深处的泥土里,还残留海洋生物招潮蟹与跳跳鱼。

    乘坐电瓶船驶向湿地深处,芦苇荡里白鹭翩跹。公园管委会主任仇宝平对这片曾经的烂滩涂记忆犹新土地紧缺的玉环人为了向大海要地、向上天要水,曾在这里大规模围垦蓄淡。久而久之,滩涂残留的水因缺少流动,养殖粪便饲料堆积,水质变为臭不可闻的劣类。

    远处,一条7公里长的大堤将海水阻隔在外。玉环境内的大小溪流源源不断注入滩涂,终于积水成湖。水的盐分越来越少,加上湖底清淤,水质已提升为类水。而这,只是滩涂生态手术“换血”的一部分。

    当地人还在盐碱地上栽种文旦、棉花和西瓜,富营养化的氮磷被植物吸收。最外层长达60多公里的木麻黄防护林带,成为守护湿地的海上绿色长城。“再过几年,这块土地一定可以种粮食。”老仇对这场生态手术信心满满。

    相较于玉环的植树造林,象山的海岸生态修复似乎更加大胆。在爵溪街道,海岸线长510米的大岙沙已人工“植沙”完毕,它北面的下沙沙滩不久将披上金色的新装。

    “开展大岙沙沙滩整治,是为改良海岸线生态品质。”项目负责人厉先强介绍,上世纪70年代,这里大量海沙被运往上海充当建筑材料,由于过度采挖,原本一人多高的黄泥沙只剩下一片乱石滩。而这些“拦门沙”本来起到削弱海浪、保护岸滩的作用。

    为增强岸滩的“抵抗力”、重现昔日的沙滩美景,从2012年起,象山花费2145万元先后从福建、舟山买回28万立方米的沙子,将细沙搬运回海岸。

    48岁的郑香英在大岙沙沙滩上清理垃圾,碧海蓝天下,她从金色的细沙中挑拣出碎石与游人遗留的垃圾。她说,因为有了这片沙,蛏子、小蟹又“重出江湖”,海里的小生物还引来褐翅燕鸥、白鹭等精灵归来。

    在海岛洞头,当地通过海岛引鸟、增殖放流,将生态修复由海岸延至深海。

    跟工作人员乘船远行至距洞头本岛约20千米的南北爿山海洋保护区,曾有上万只鸟儿栖息在无人岛“鸟岛”中。因放养山羊、偷盗鸟蛋,岛屿生态遭到破坏。洞头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李昌达告诉记者,为了保护鸟岛,这里不仅再度植绿,还安装“假鸟”、利用声波吸引鸟儿再度归来。海洋“放生”更是洞头居民的一种默契,自2011年至今,洞头累计放生黑鲷、金鲷、大黄鱼等鱼苗49万尾。

    第二部:转换的智慧

    60岁的王小祝是海上放牧的行家里手。正午时分,阴雨连绵。我们从玉环大鹿岛倒两次船,登上中鹿岛,只为见他一面。

    老王身着雨披,刚从海上捞海带回来。整个中鹿岛,只常住着他一户人家,还有雇来的零工。王小祝和老伴原来在浅滩上养贻贝,2010年5月,夫妻二人上岛开荒,建起海洋牧场。

    中鹿岛地势低洼处有一个教室大小的池塘,一只只露底儿的塑料大碗被塑料网兜垂直吊在池子里,喜阴的鲍鱼就攀附在碗里。

    老王在岛周围海面上养着2000多亩海带,它们是100多万头鲍鱼的主要饲料。当鲍鱼苗长到1元硬币大小,他就会把它们从池塘里捞出来,放养海里,加快生长速度。

    “浅海养殖是未来优先发展方向,尤其是这种贝类藻类的套养兼养。”玉环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郑青松解释,每生产1吨海藻,可通过光合作用固定二氧化碳1.1吨;而吃海带的鲍鱼又将溶解在海带中的有机碳最终转移到外壳之中,“一种察觉不到的低碳技术,就在海洋放牧中实现。”

    生物链间的能量转换,似乎还不足够反映海岛人弄海的智慧。28°N、121°E,在葫芦形乐清湾内的海山乡茅埏岛上,我对另一种海洋能量的转换念念不忘,它因人类的机械设备而变得强大实用。

    1972年,茅埏岛开建海山潮汐电站,这是我国迄今为止唯一的双库、单向、全潮蓄淡蓄能潮汐电站。

    电站里,两个涡轮机将海水起起落落“折返跑”的动能存储起来发电。上库蓄海水约400亩,下库蓄海水40余亩。站长谢宗松介绍,在没有潮起潮落时,站里还能利用上下库之间2米落差发电。它的年发电量达40多万度,足够支持全岛用电。

    但关于潮汐发电的最大争议在于其高昂的发电成本。上网电价每度只要0.46元,潮汐发电的成本每度要1.8元。如今的海山潮汐电站,只能依靠将上库中的200亩出租给当地人搞养殖,才能抵掉发电的亏损。也因成本太高,潮汐能的利用前景依然迷雾重重。

    即便如此,人们从来都没有放弃利用海洋潮汐能的机会,向海洋伸手“要电”的办法也不止一种。

    在玉环县大麦屿,总投资5.2亿元的风力发电厂正在抓紧建设中,今年10月有望实现并网发电。建成后,这个风力发电厂与同等的火力发电厂相比,年节约标准煤5万吨。

    能量转化的智慧,已让个别渔老大尝到甜头。“浙象渔3087”的渔船上,象山渔老大林红卫刚装上一台由45度角倾斜的太阳能光伏电板和风车组成的风光互补发电装置。依靠海风和阳光,该设备就能在船上发电,每艘船每年节省至少2吨柴油。

    在当地海洋与渔业局的补贴下,渔老大只要支付设备价格的10%,就能安装风光互补发电装置。目前,象山已有80艘渔船安装该设备。未来,这种清洁能源装置还将进一步在渔船上推广。

    第三部:闯海的机遇

    迎着咸涩的海风与潮水,顺着浙江曲折的海岸线,我们从中部的象山一直走到南部的洞头。

    所经之处,大的岛屿无不被一座座气势恢宏的现代跨海大桥串连在一起,形成一个个新的半岛。在海洋经济崛起的今日,将海岛变半岛代表着一个地区经济、科技、建筑等多方面的综合实力。

    2006年,全长14.5公里的全国最长的跨海大堤灵霓北堤建成通车,孤悬大海7000年的洞头列岛变身半岛,岛上渔民的生活变化翻天覆地。有学者认为,洞头半岛工程使温州的城市发展空间向东延伸60公里、城市面积增大两倍。使其由临江城市转变为临海城市,从瓯江时代奔向东海时代,迎来了一个发展的新机遇。

    北部的象山县则将国人的注意力吸引至无人岛屿的利用与开发。

    2011年,象山无人岛大羊屿以2000万元的价格被宁波高宝投资有限公司竞拍到为期50年的使用权,成为中国无人岛使用权转让的“第一拍”。

    两年过去,大羊屿并没有发生太大改变。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郑岳夫说,无人岛开发的进程远比大多数人想象得要慢。而这个距大陆最近处300多米,相当于36个足球场大小的海岛,2000万元转让费只是“毛毛雨”,要想建好岛上的基础设施,至少要投资5个亿。

    大羊屿早在拍卖时,就被确定只能搞旅游娱乐开发,岛屿设计规划要得到海洋主管部门的审批与认可。近日,大羊屿启动施工,未来它将成为一个以游艇俱乐部会员为主题的高端旅游休闲岛。

    6月1日起,浙江首批31个无人岛开放给个人申请。大洋屿开发面临的难题或经验,都将为拥抱深蓝的我省无人岛开发提供范例。

    离别的最后一站是洞头渔港码头,一场骤雨初歇,阳光奋力冲破云层,洒在插着红旗的蓝色渔船上,照亮每一位正在整理渔网准备出海航行的渔民身上。他们的脸上带着坚毅,充满了坚韧的神情,和一种欲说还休的憧憬与希冀。

    作者:江晨谢雷宁徐文奇来源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相关阅读:
注册就送188 fwpk.wang
-

-

相关阅读

新闻网&好网群简介 | 法律顾问 | 会员注册 | 营销服务 | 人才加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