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 > > 正文

业内人士:国内蜂蜜造假严重 真蜂蜜都出口了

2019-12-02

处于太行山区的阜平县是国内主要的洋槐树花蜜产区之一,5月上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阜平县实地采访。此刻,来自湖北、浙江、江西、河南等地以及河北本地的蜂农都在忙碌着采收、出售蜂蜜。

对于假蜂蜜的存在,蜂农以及收购商并不讳言。

赵县康乐蜂业专业合作社的任丽明表示:自己合作社产的蜂蜜绝对是真蜜,但是在市场好多假蜂蜜,里面没有一滴蜂蜜也能称为蜂蜜在市场销售,为此,任丽明曾向赵县质监局举报假蜂蜜,但是质监局回复称,产品有QS认证,不是假的。

为了避免收购假蜜,当地收购蜂蜜的合作社以及收购商除了从颜色、口感味觉等判断蜂蜜真假,也会用“一滴灵”药剂检测,如果蜂蜜滴几滴发现变黑,就是说明喂糖。

多个蜂农以及蜂农合社表示,跟着花期走放蜜蜂的蜂农蜂蜜一般都是真蜜,而养蜂数量少、留在家乡地的蜂农在花期结束后,会喂白糖(4639, -2.00, -0.04%)产蜜。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目前蜂农所产蜂蜜成熟蜜较少,大多是非成熟蜜,为防止蜂蜜发酵,仍需再次加工提取水分。

“真蜂蜜都出口了”

5月7日,阜平县通往太行山深处的207国道两边的山上,洋槐树花开得茂盛,每隔500米左右,都会坐落一家蜂农的蜂场,沿着公路旁边的山坡和河边绵延好几公里。

在湖北蜂农王国雄家蜂场采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正好碰到浙江、江西、河南等地的蜂农,以及阜平当地蜂农合作社蜂蜜收购商和浙江蜂农合作社收购商。

当地收购商于建明表示:蜂蜜造假源头不在蜂农,主要是下游公司造假,真蜂蜜都出口了,国内市场假蜜比较多。

事实上,在黄永波、王国雄等蜂农家的帐篷里,除了几个蜂蜜桶,太阳能充电器,记者没有看到可以用来造假的白糖。

王国雄的妻子表示:我们5月初是湖北直接到阜平县的,今年油菜花蜜只有3-4元一斤,很便宜,到这的路费就花了1万多,哪还会考虑去买白糖喂蜜蜂。为了证明自己家的蜂蜜是纯天然,她打开蜂蜜桶,舀起一勺蜂蜜往下滴,向记者介绍这个蜜清凉发白,槐树花蜜只有这样才能算好蜜。

江西蜂农姜文科养有160箱蜜蜂,他表示:一般像我们这样的蜂农,有时都在深山中放蜂,远离城市,蜂蜜造假也都没地方去买原料。购买白糖也是需要成本的,现在正是花期,根本不需要白糖。

于建明收购的蜂蜜主要是出售给山东华康蜂业有限公司供出口,华康是一家主要的蜂蜜出口商。

为了防止造假,蜂蜜收购商在收购蜂农的蜂蜜时,每家的蜂蜜桶都写上蜂农名字,以备追踪溯源。

蜂农造假主要是喂白糖

蜂蜜收购商以及蜂农合作社对于假蜜都比较警惕,但也不时查出含有白糖的假蜂蜜。

阜平县派山蜂业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收购蜂蜜一般是从源头上把关,今年外地蜂农的蜜没怎么收,他们不能保证质量,我们合作社的蜂农一般产1000斤蜜,外地的蜂农就可能产3000-4000斤。

李校表示,去年收了一部分公司合作社以外蜂农的蜂蜜,结果检验别的指标都合格,只是甜菜植物糖超标。

正在收购蜂蜜的阜平县东海养蜂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郑东海则指出:造假一般是南方的蜂农,特别是河南一些更容易造假,这两年收蜜,碰到好几个河南的蜂蜜里面有白糖。5月7日,郑东海与于建明以及另外一个当地的收购商收购了浙江、湖北、江西与河南多家蜂农的蜂蜜。

“也有这种情况,蜂蜜中含糖,我们不收购,要求蜂农拿含糖蜜喂蜜蜂,蜜蜂再采花蜜,数次后蜂蜜就达标了。”郑东海表示,这样做需要耗费时间,采蜜少,犯错的蜂农就不敢造假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含糖的蜜一般出现在外地蜂农刚到阜平县的时候,因为一路上运输需要喂白糖,到了目的地槐树花或者荆条花才刚开始进入花期,花蜜不够,也需要喂糖。因此,花期第一波的蜜就会含糖。

于建明表示,收购蜂蜜的过程中都会遇到个别蜂农掺假使假现象,大部分是喂白糖,一般来说,适当喂点白糖,含糖量高一点也没事。

据他透露,今年收购蜂蜜遇到喂白糖的,主要是江西、浙江一带的蜂农,但没有喂果葡萄糖浆的。“整体看本地蜂农所产的蜂蜜好一些,外地蜂农流动性大,不太容易监督,质量差一些。”

不过,相对于合作社蜂农喂糖这类小的作假,河北丰宁县飞翔养蜂合作社负责人李建国曾遇到更大的尴尬。

正在北京顺义放蜂的李建国表示,收购他们合作社蜂蜜的怀柔收购商今年告诉他,去年收购20多家蜂农的一车蜂蜜里检出有果葡萄糖浆,厂家检出后又退给了怀柔收购商。


相关阅读:
手机赚钱+V qjnt.wang

-

-

相关阅读

新闻网&好网群简介 | 法律顾问 | 会员注册 | 营销服务 | 人才加盟